更多>>视点
7月7日,备受市民关注的2018年昆山市中医医院第十三届“冬病夏...
4月28日下午,昆山杜克大学学术楼开展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中国文...
更多>>视频

[人民日报]人民日报:昆山制剂师连获两个国家专利2016.5.1)

更新时间:2016-05-03 14:40:31点击次数:2781次字号:||

原题:江苏昆山张聪
服药单:中药制剂师的贴心配方
当工作中的探索创新变成了乐趣,你就会四处思量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可以改进。——张 聪
      今年30岁的张聪,2009年从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后到江苏省昆山市中医医院工作,先后担任中医药剂师和制剂师。在中医里,药剂师和制剂师是个技术含量并不算高的岗位。医生开了药方,药剂师给患者配药,按图索骥;制剂师同样是根据古法炮制,按部就班。但就在这两个外人看起来很普通的岗位上,张聪发挥他的聪明才智,不仅改进了配药信息化流程,提高了就医效率,还获得了两个国家专利,真是“行行出状元”。
      医生从此不用在药盒上手写医嘱
      苏州的中医研究非常深厚,当地便有著名的“吴门医派”。张聪对此非常感兴趣,“不过工作比较枯燥。”张聪说,药学部门有好几个,医生开出药方之后,由药剂师进行调剂,意思就是称药。在这个岗位上干了4年,张聪又去了医院的制剂室,“医院有88个中药自制的制剂,相当于医院自己做的药,进行一些提取工作。”张聪介绍说,流程就是将中药材通过煎煮、分离,将传统的汤剂进行剂型的改变,“老百姓以前配中药之后自己回去煎煮,现在就会制成颗粒、胶囊、口服液等,携带方便”。
      一直喜欢琢磨的张聪,注意对平时工作的痛点进行分析。“以前医生开了药方后,药房发药,很多病人都不知道要怎么服用,需要靠医生口头叮嘱。患者现场听完,可能回来就忘了,有时候会写在药盒上,但患者未必注意到,可能需要再回来问。这个问题存在的时间比较长,但都习以为常了。能否想到方法改进一下?”张聪说,当时他就和药剂科的同事思考,怎样解决这个问题。
      信息化时代,还需要医生用笔写上医嘱吗?有没有可能通过信息系统的改造来方便患者和医院?张聪说,每个患者的处方到药房后会自动打印出来,医生开的药一天服几次,一次服几片,都在这张服药单上,当患者到药房拿药时,药剂师把药给他时,服药单也一并给他,这样就很方便,很清楚。“这相当于重新制定了一套信息化系统,医生在门诊开药,后台自动生成。”张聪说,由于做了工作中的有心人,这个创新过程并不复杂,只用了三个月就开发出来了。
新的配药系统试运行后,没有增加医生的工作量,而对于患者来说,则是大大方便了。“因为避免了患者来问询服药问题的麻烦,就医秩序也就更好了。”
      药房用中药干燥柜获得国家专利
      在外人眼里,中医充满了神秘感。比如六神丸,要用到一种名为锅灰的配料,让人不可思议。但对于制剂师来说,这些中成药都是有着固定的配方,制药工作就成了枯燥重复的劳动。“中药制药也可以有创新。”这次创新让张聪很有成就感。
      昆山市中医医院有个良好的传统,非常重视临床科研。医院设立了青年科研的扶植基金,鼓励医护人员创新。
张聪被调配到制剂室的提取车间后发现,中药材粉末的干燥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。“因为中药粉末受潮后,容易发霉、生虫,严重时会失去药效。”但现有中药粉末大多是采用摊晾方式干燥,摊晾需要大量的时间,还要看天气。而工厂使用的干燥柜虽然一次可以干燥很多药材,但医院的小药房用不了那么大的设备。张聪开始考虑,有没有一种设备能同时干燥几种不同中药材,构造简单,使用维护方便,“能适合小药房的干燥设备。”
2012年开始,张聪就萌生了这个想法。可让一个学中药学的药剂师来发明干燥设备,并不是容易的事。对于学中药的张聪来说,化学接触得比较多,对机械制造并不熟悉,“相当于从头学起。”张聪说,将脑海中的一点想法变成现实,还是非常难的。
      张聪并没有停留在构想阶段。他买来机械制造的书籍,参考其他干燥的设备,遇到不懂的问题,他就上网发帖求助。就这样一点一滴地努力,他完成了从外形、走线等一套干燥柜的图纸设计,并在2015年7月8日,拿到了国家知识产权局实用新型专利——一种应用于中药房的多层中药粉末烘干装置的授权公告。
      “这个成果申请到专利后,挺有成就感的。当工作中的探索创新变成了乐趣,你就会四处思量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可以改进。”张聪开始注意工作中的一些需要克服的难题,然后想办法用创新去改变它。“万事开头难,有过一次之后,第二次相对来说就比较简单了。过筛机器的设计就比较快,整个流程走下来,只用了一年左右的时间。”张聪说的这个设备,也获得了国家专利。